協助訓練陸解放軍飛行員 加拿大調查前空軍飛行員

協助訓練陸解放軍飛行員 加拿大調查前空軍飛行員

協助訓練陸解放軍飛行員,加拿大調查前空軍飛行員。(新華社)

據美國之音報導,加拿大皇家騎警正在調查3名在中國訓練軍事與民用飛行員的前加拿大皇家空軍戰鬥機飛行員。不過據加拿大《環球郵報》報導,他們的僱主南非試飛學院(TFASA)堅稱,並沒有向中國當局傳遞敏感訊息。該學院位於南非西開普省的奧茨胡恩鎮(Oudtshoorn)。當地有機場,距離開普敦機場超過330公里。

報導稱,南非試飛學院發言人愛德華·李(Edward Lee)證實,前皇家空軍飛行員保羅·烏姆裡什(Paul Umrysh)、克雷格·夏普(Craig Sharp)以及大衛·蒙克(David Monk)已簽訂在中國培訓飛行員的合約。

仙 府
都市小神醫 酒中仙人

美國之音引述愛德華·李9月7日發表的《南非試飛學院聲明》中提到:「培訓始終涉及非保密程序,材料出自公開來源或者客戶自身。南非試飛學院提供的培訓從未包括有關北約戰術或北約前線裝備的信息」。但《環球郵報》9月5日報導,愛德華·李說的是「南非試飛學院提供的培訓從未包括有關北約的信息」。兩者存在差異。8日愛德華·李又用郵件告訴記者,該聲明來自南非試飛學院而非他個人。

該聲明還說:「加拿大公共安全部於8月24日(星期四)與南非試飛學院的一些員工取得了聯繫,這些對話正在進行中。南非試飛學院強調,任何關於該公司或其員工在爲外國勢力配備先進戰術、技能、規程或者先進技術方面提供幫助的聯想,都是不正確的。

報導稱,皇家騎警調查這些訓練中國飛行員的前加拿大空軍飛行員是否與加中關係現狀有關。對該問題,加拿大女王大學歷史系兼職助理教授賴小剛博士給出的答案是——沒有直接關係。他說,這個問題其實是中國大陸與西方國家整個關係直接惡化的結果。

此前美國、澳洲都對該校採取了行動。6月12日,美國商務部將43家實體列入出口管制名單,即「實體清單」,南非試飛學院包括在其中。但該學院官網首頁有關於美國商務部的聲明則稱:「南非試飛學院是且始終是完全遵守南非及所有其它運營區域的法律。」

澳洲警方本年3月17日表示,正在調查涉嫌參與在南非試飛學院培訓中國飛行員的前英國皇家空軍高級軍官基思·哈特利(Keith Hartley)。去年10月,英國國防部情報局發佈 「威脅警報」,指出解放軍正試圖招募現役與退役皇家空軍飛行員,以幫助訓練自己的空軍。而南非試飛學院首席運營官哈特利正是「威脅警報」的目標之一。澳大利亞警察在去年11月還搜查了哈特利位於阿德萊德郊區的住家。

东山田尾桥改建提前1个月完工通车 黄伟哲庆贺剪彩

2022年11月3日,《環球郵報》報導,指南非試飛學院表示它僱傭了幾位以前在加拿大軍隊服役的加國人。當時加拿大國防安全總監丹尼斯·鮑徹(Denis Boucher)准將告訴下議院國防委員會,離開加拿大軍隊後人們所做的事情不受軍方監管。他還表示,軍方已將此事提交司法部。前加拿大空軍成員仍然受到《信息安全法》規定的約束,但執法歸屬司法部。

时评》赖神挑战才开始

報導引述中國駐開普敦總領館官網消息稱:「2021年4月14日尤文澤總領事出席艾維南非國際飛行學院成立十週年慶典,該學院是南非試飛學院與中國南京航空航天大學以及中航國際航發公司於2011年共同創建,已成爲南非乃至非洲大陸最大的飛行員培訓學校。」

據中國官方媒體報導,最遲在2009年,南非試飛學院已開始與中國進行合作。該年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民航學院與中國航空技術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南非試飛學院合資成立南航大國際飛行學院。而按照南非媒體News24去年10月一篇報導,中國飛行員從2002年開始就在南非進行訓練。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與南非於2001年12月簽署《中南兩國政府防務合作諒解備忘錄》。2003、2005年,中南國家雙邊委員會防務分委會分別在比勒陀利亞與北京舉行了兩次會議。

高温买气倍增!超商气泡水果饮凉夏 2件饮品玩抽奖免费喝

報導引述女王大學歷史系兼職助理教授賴小剛博士指出,南非是精心挑選的,反映出來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實戰經驗上的「絕望狀態」。解放軍最後的實戰是在1990年春節。而對「人民空軍」來說,最後的實戰經驗來自1969年以前在北越參戰。解放軍知道自己沒有實戰經驗是巨大缺陷。它採取的辦法是找打過仗的人,包括西方國家飛行員。「人民空軍」可以從西方飛行員身上學到很多,但這是西方國家要阻止中國獲得的專門技能(know-how)。

理性地看待AI 也就是客观地看待人类自己

賴小剛分析,「民用飛行員進入美國、歐洲航校其實很正常,但爲何選擇南非?這其實說明他們能在那裡學習普通航校學不到的東西。而南非一方面是西方國家,另一方面又與北京關係非常密切。南非軍隊實際是西方部隊,空軍是其一部分。在那成立航校,把西方國家前飛行員吸引過來,教授中國飛行員顯得是很正常的事。這種地點選擇非常好,一定有南非政府的幫助。」

辉达AI晶片严重缺货!都是「这1物」供不应求害的

不過,南非試飛學院發言人愛德華·李拒絕回答記者關於南非試飛學院何時與中國有關方面開始合作、以後是否會繼續合作這樣的問題。

報導稱,中國飛行員2002年就在南非進行訓練,爲何去年下半年西方國家纔開始關注?賴小剛指出,2002年的中西方關係與現在不可同日而語。「2001年中國剛剛加入世貿組織,到川普開始貿易戰或疫情開始有十多年時間。這期間中國沒有任何民主化跡象,反而『往回走』,各項人權指標、自由度等都大踏步後退。2002與2020年間人民空軍力量已經出現巨大變化。尤其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在第一島鏈以西享有了軍事優勢。這時西方國家對人民空軍必須認真對待,態度就變了。」

賴小剛還提到加拿大飛行員的特殊性:加拿大國防政策要求能夠達到與美國在戰術層次上的「融爲一體」。加拿大空軍其實就是美國空軍,而加拿大飛行員也隨時可以加入美國空軍。中國從加拿大退役飛行員可以得知美國飛行員如何訓練等。中國的做法實際上碰觸了加拿大最敏感的神經——後者害怕成爲其它國家破壞美國安全的通道。

灿烂地瓜 小说
玩寶大師 小說

報導引述渥太華大學科學、社會與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瑪格麗特·麥奎格-詹斯頓(Margaret McCuaig-Johnston)指出,這些前飛行員擁有的專業知識,涉及加拿大飛行員如何訓練以應對受到攻擊或其他各種情況。「他們所擁有的,與其說是秘密方法,不如說是訓練有素的技能。解放軍通過他們能夠理解對手在各種情況下會做什麼,並學會如何有針對性地進行規劃或預測。解放軍不是加拿大軍隊或警察的朋友,所以我們不應交給他們我們的戰術。」